直排废气被索赔 北京首例检方提起大气污染公益诉讼案开庭

文章附图

  被罚款后仍未停止污染大气,北京多彩联艺国际钢结构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多彩公司)被北京市第四中级检察院告上法庭。5月8日上午,北京市第四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起案件。庭上,检方要求多彩公司为直排焊接喷漆废气造成大气污染的行为承担侵权责任,赔偿89万余元。多彩公司则称愿意承担法律责任,但对赔偿数额表示异议。

直排废气被索赔 北京首例检方提起大气污染公益诉讼案开庭.jpg

  2017年6月27日,立法机关修改了《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正式赋予检察机关在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领域提起公益诉讼的职权。北京四中院审理的这起案件是新法实施后北京检察机关提起的首例大气污染民事公益诉讼,也是2018年4月27日《陪审员法》施行后,该院首次组成“三名审判员+四名陪审员”的七人大合议庭审理公益诉讼案。


  2016年12月9日,因接连接到市民投诉举报,北京市大兴区环境保护局会同大兴区检察院对多彩公司进行排查,发现该公司存在“喷漆废气未经处理直接外排大气环境;焊接产生的焊烟未经处理直接外排大气环境;生产加工基地未办理环境审批手续”等环境违法问题。当天,大兴区环保局决定对多彩公司喷漆、焊接电源开关箱予以查封。2017年1月13日,大兴区环保局对多彩公司处以20万元的行政罚款。


  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于2017年3月15日立案后,在同年的3月30日、5月3日曾到多彩公司进行现场调查,发现其违法行为仍在持续进行,大气环境仍处于受侵害状态。同时,该院于2017年3月17日在《检察日报》发布公告,督促法律规定的机关和辖区内符合法定条件的有关组织对多彩公司环境违法行为提起民事公益诉讼,但截至公告期满,没有相关机关和组织主动联系或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修订后的《民事诉讼法》第55条规定,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破坏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领域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在相关机关和组织不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在已履行诉前程序,然而没有适格主体提起诉讼,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的情况下,北京市检察院第四分院向北京四中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要求多彩公司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法院受理后,经现场调查,开出大气污染“禁令”,对多彩公司采取行为保全措施,裁定禁止其未经环境审批,在不符合环境保护标准情况下继续从事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生产行为,并于2018年5月8日上午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检察机关认为,多彩公司在从事钢结构加工喷漆工艺过程中,未按照法律规定在密闭空间或设备中进行喷漆作业,亦未安装、使用污染防治设施或采取措施减少废气排放,致使喷漆产生的大量挥发性有机物废气直接外排大气环境,造成了环境污染,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多彩公司委托北京德禄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新帅、郝琳娜代为出庭。两律师表示,多彩公司在大兴区环保局检查后,已经认识到其废气污染对社会的危害性,立即停产整顿,缴纳了行政罚款20万元,目前厂房设备均已拆除,事实上已停止对大气环境的侵害。公司同意在省级以上媒体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愿意承担因违法排放废气给生态环境造成的合理损失和鉴定的合理费用。两位律师同时指出,检察机关委托原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环境风险与损害鉴定评估研究中心(下称“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评估意见中,对多彩公司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金额计算方法不当,存在诸如生产钢结构产量、工时、造价成本过高等问题,过度放大了损失金额,希望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公平判决。


  在质证环节,检察机关展示了被告多彩公司2016年7月8日至12月9日期间的油漆、稀料出库单,证明期间多彩公司累计使用油漆39.75吨、稀料8.78吨,共计48.53吨。此外,多彩公司负责人李学武首次笔录的原始书证显示,该公司钢结构年产总量约为6127.53吨。检方以此为依据,委托鉴定中心计算出多彩公司废气产生速率为7771立方米/时,按每天8小时计,确定多彩公司在2016年4月至12月违法生产期间,共造成生态环境损害数额为894880元。


  法庭当场传证了鉴定中心相关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参与了上述鉴定评估意见的调查过程。证人表示,损害金额是根据检察院提供的数据,采用虚拟治理成本法量化得出的。据《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推荐方法》和《突发环境事件应急处置阶段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推荐方法》等技术文件的规定显示,虚拟治理成本法属于环境价值评估方法之一,通过污染物排放量、单位治理成本、环境功能区敏感系数等数值量化生态环境损害,适用于“排放污染物的事实存在,由于生态环境损害观测或应急监测不及时等原因导致损害事实不明确或生态环境已自然恢复;不能通过恢复工程完全恢复的生态环境损害;实施恢复工程的成本远大于其收益”等情形。


  对此,被告多彩公司的律师首先提出,检方提到的油漆、稀料出库单仅为出库凭证,不能证明实际使用量,且这些原材料不仅供多彩公司自行生产,还输送到相关外包业务单位。多彩公司负责人李学武此前认定的6127.53吨钢结构年产量也只是估算数额,较实际产量偏高。此外,鉴定中心在确定损害金额时,没有考虑多彩公司本身生产条件而计算废气产生速率,没有扣减法定节假日、正常休息日和停业整顿或减产的情况,且鉴定结论所依据的治污设备询价不公开透明且不能提供相关证明,也没有环境功能区敏感系数取值的合理依据,在客观性、公正性、严谨性和关联性方面存在无法规避的重大问题。


  两律师出示了多彩公司2016年3月至12月期间的钢结构制作承揽合同、北京市增值税发票、油漆发往委托加工的第三方工地的凭证、村委会开具的节假日证明、油漆生产厂家检验证明等证据,证明多彩公司使用原材料符合相关标准,自有生产基地实际产量和造成污染数值低于鉴定意见,且公司在大兴区环保局查封处罚后配合整改,已经实际缴纳罚款,履行了行政责任。


  检察机关则指出,根据《侵权责任法》,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被告虽然已经缴纳20万元行政罚款,但仍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此外,被告所提供的业务合同,恰恰证明其在被查封后一直存在持续性加工行为,并未停止侵害,本着“谁污染、谁治理”的环境立法宗旨,多彩公司应当为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失负责。


  在最后陈述中,检察机关呼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经济、获取利益不能以损害公共利益、破坏生态文明为代价。被告则当庭向社会公众道歉,并称将引以为戒,坚决杜绝类似污染再次发生,今后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被告同时表示愿意调解,法官责成双方在一周时间内出具具体方案并达成一致。


  财新记者了解到,本案也是2018年4月27日《陪审员法》实施后,北京法院采取“三名法官+四名人民陪审员”组成七人合议庭审理的公益诉讼首案。法庭上,合议庭成员就公司生产车间和工作人员相关防护措施、生产基地周边环境情况、与居民区距离等问题对被告进行了问询。据悉,该案将在合议庭讨论之后择期宣判。

上一篇:  废气净化设备